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猕猴桃优良品种热销!

王熙龙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林业高级工程师 ,2010年6月至2017年2月担任,河南省西峡猕猴桃研究所所长及西峡县林业科学研究所所长,任期内建立了南阳市猕猴桃开发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南阳西峡猕猴桃试验站。因人事变动,2017年元宵节后调至西峡县林业局营林股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省西峡猕猴桃研究所所长兼党支部书记朱鸿云  

2015-12-14 19:43:36|  分类: 朱鸿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大河网 

     如今,在西峡县人工种植猕猴桃总面积达到11万亩,挂果面积4.5万亩,产量4.8万吨,面积和产量均居全国前列;西峡猕猴桃及深加工产品南下东南亚、西出欧盟诸国,西峡成为闻名中外的“中国猕猴桃之乡”。这些,都和一个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个人就是——朱鸿云。

      朱鸿云,江苏如皋人,52年前,他离开南京,扎根伏牛山深处的西峡县,从事猕猴桃产业的开发与研究,取得国家、省市科技成果奖26项次,先后选育出猕猴桃优良品系18个在全国推广,先后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五一劳动奖章”、“河南省优秀专家”、“河南省科教兴林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被国务院批准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高级专家,先后当选为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

                                                       响应党的号召到艰苦的地方去

河南省西峡猕猴桃研究所所长兼党支部书记朱鸿云 - 王熙龙 - 猕猴桃优良品种

                                            2012年朱鸿云陪同国际猕猴桃会议专家参观猕猴桃基地

      1963年7月,朱鸿云南京林学院林学系特用经济林专业毕业后,怀着一颗对党忠诚之心,积极响应党和祖国的号召——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他第一个报名,主动要求到当时自然灾害严重、贫穷落后的河南省西峡县。

      去西峡报到的情景,朱鸿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天,他早晨5点从南阳乘一辆盖着帆布篷的解放牌汽车出发,一路颠簸淋雨,到晚上7点才到西峡。

     下了汽车,朱鸿云“傻眼了”。眼前的西峡县城,只有一条泥泞的土路小街,和沿街而立的两行破旧房屋。现实与想象中差距太大,与自己的家乡“鱼米之乡”更是天上地下。更困难的是语言不通,下车后打听县招待所在哪里,当地没一个人能听懂他的南方话,一直问了1个多小时也没结果,没办法他只好把自己的毕业证拿出来,连说带比划,才有一个拉架子车的好心人把他领到县招待所。那天夜里,蚊子、虱子、臭虫一齐向他进攻,那真是狂轰滥炸呀!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想洗洗吧,问人家哪里有澡堂,人家一指远处的河,说,那儿,自来水。说到当时的情景,朱鸿云“哈哈”笑了起来。

      但朱鸿云已经做好吃苦的准备,真心实意地要在艰苦的生活工作环境中磨练自己。他被分到林科所当技术员,常年行走在西峡的山山岭岭进行林业资源调查和林业科研。他学会了穿草鞋、住牛棚、睡苇席、喝糊汤、吃酸菜……。穿山越岭,草鞋穿破了,就把手帕撕破垫在脚下,脚被磨破了,他咬牙前行。冬天下乡,一不小心滑到水里,冻得浑身发抖,拧一拧水淋淋的棉衣,又继续上路。

      短短几个月,他掌握了全县经济林资源的第一手资料。1964年,他在西峡过了一个人的春节,最奢侈是花4角钱买了一只公鸡。

     1964年,他开始做油桐科研。他在当时的蛇尾区东台子村瓦房坪选择了98棵油桐,编上号,住在老乡家天天上山观察记录数据。朱鸿云说:“当时恨不得睡在油桐树下!”就这样,《油桐开花习性观察研究》、《油桐天牛危害习性观察研究》、《油桐速生丰产技术》、《西峡油桐生产现状调查研究》4篇论文在伏牛深山诞生了。1964年底,省园林学会在郑州开会,他在大会上发言,大会编选的论文集仅他一个人就入选了3篇。

于是,由油桐而漆树,而核桃,而板栗,而茶树……他几乎研究了伏牛山区所有经济树种,而且都有成果。他主持研究的油桐、生漆、核桃、板栗曾经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西峡山区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这片用武之地深深地吸引着他,他要扎根在这里,把妻子儿女从老家江苏迁到西峡,住进伏牛山。

                                                                     结缘猕猴桃为伊消得人憔悴

河南省西峡猕猴桃研究所所长兼党支部书记朱鸿云 - 王熙龙 - 猕猴桃优良品种

                                        2013年朱鸿云陪同县委书记和上级领导参观黄狮猕猴桃基地

      1975年夏天,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两位专家到西峡考察伏牛山的野生水果资源,从他们口中,朱鸿云得知,猕猴桃被称为“水果之王”,其维生素C含量是柑桔的5—10倍、苹果的20—80倍,这种神奇果子正成为国际水果市场上售价最高的水果,而地处伏牛深山的西峡县就有丰富的野生猕猴桃资源。

      在现今已发现的57个猕猴桃属种中,有55个在中国。全国野生猕猴桃年总产量约有1亿多公斤,而尤以西峡县资源最多。千百年来,这种美味水果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状态。20世纪初,国外开始从我国引种栽培,但大规模的人工种植却是在外国的土地上,日本、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正不惜重金,竞相发展猕猴桃,新西兰一年出口猕猴桃创汇超过1亿美元。

     了解到猕猴桃大量信息后,朱鸿云在心里暗暗发下宏愿:再不能让这美味的仙果继续长在西峡深山人不识了,我要让它为西峡人造福,让它走出伏牛山,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为了掌握全县猕猴桃资源的详细情况,采集野生猕猴桃优良单株,3年来,朱鸿云跑遍了伏牛山的山山岭岭,跑遍了西峡县的18个乡镇、291个村庄,全面掌握了伏牛山的猕猴桃生长分布情况。仅西峡就有16个乡镇出产猕猴桃,年产量平均在400万公斤左右,最高可达500万公斤。数量之多、质量之好,都居全国之首。详实的调查让他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猕猴桃的真正优势在中国,在西峡,不在新西兰!”

         朱鸿云的这一结论比日本水果权威山田和生的论断,整整早了6年。

    可为了发现这个结论,朱鸿云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1979年的夏天,朱鸿云像往年那样进山采集优良单株。听说一个叫野牛沟的地方有一株大猕猴桃,每年可结果几百斤,他立即往深山里走去。在翻越四道山梁后,他看到了那株老乡们传说的丰硕的猕猴桃。但是,暴涨的山洪横拦在眼前。他只身三次泅渡,被急流冲走30多米,险些遇难。刚渡过山洪,爬上山坡,一不小心又撞着一个大马蜂窝,马蜂成群向他飞去,被叮了个正着的他一时手脚慌乱,失足向深崖滚去。幸运的是,他被一团葛藤拦在了半山腰。明白过来的他,包扎好伤口,继续向山顶攀去,他说:“我得赶在天黑前采到果子和枝条呀。”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来到这棵树下。这是一棵珍贵罕见的软毛猕猴桃单株,他马上动手采集这棵树的枝条和果子。这是一种又大又光的果型,当地人叫它光杨桃。朱鸿云意识到这是一个优良独特的品种,就决定从这个品系入手,研究培育出优良的果子。他给这个品种起名“华光”两字,意思是要让伏牛山的猕猴桃光耀中华!”

      在采集选育猕猴桃优良品种的过程中,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事情朱鸿云经历的太多了。他从来没有望而却步,被困难吓倒,他就像一位不畏艰险的攀登者,仰之弥高,越高,攀得越起劲;攀之弥险,越险,攀得越锲而不舍。

                                                                    痴迷猕猴桃衣带渐宽终不悔

河南省西峡猕猴桃研究所所长兼党支部书记朱鸿云 - 王熙龙 - 猕猴桃优良品种

                                                                  朱鸿云生活照

        在对伏牛山区的猕猴桃资源做了全面调查与采集后,朱鸿云开始了更加艰苦的栽培试验。复选、采穗、嫁接、栽培、繁育,这一切尤其是育苗,若是在温室的花盆中进行,速度要快,成功几率也高得多。但他坚持大田育苗,他的目标不是研究,而是推广种植,是让伏牛山的果农们像新西兰的果农一样,因种猕猴桃而致富。

       猕猴桃喜水怕水——喜欢空气湿度大、土地湿润,却又怕积水;喜光又怕光——刚出土的幼苗会被较强的光晒死,但光弱的情况下又不生长。朱鸿云像照顾初生婴孩般地日夜守在大田里,让这些从深山走来的苗儿当年就走出了苗圃。他不分昼夜辛勤地工作,加紧进行一系列的试验和研究。成功、失败;失败,成功。他几乎忘了身外的一切,把一颗心完全扑在了猕猴桃研究上。由此他开创了当年播种、当年嫁接、当年出圃的猕猴桃育苗先河。

      朱鸿云先后挑选出了216个优良单株,51个优良株系,选育出18个优良株系,并在全县建立了占地一万五千亩的猕猴桃生产基地。1981年8月,中国农科院郑州果树研究所在西峡召开全国猕猴桃优株选育会议,会议确定推广15个优良株系,来自朱鸿云主持选育的就有9个。其中他主持选育的“华光2号”被认定为结果早、极丰产的优良品种,果皮薄而光滑,果肉细而多汁,维生素C含量高,果型好看风味好,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的优良品种。朱鸿云高兴地说:“现在猕猴桃世界第三代优良品种红阳的母株,就是我最早选育出来的!”

     随后,朱鸿云承担并完成有关猕猴桃的国家、省、市科研项目20多项,取得国家、省、市科技成果奖26项,发表论文50余篇,由他编写的全国第一本猕猴桃著作——《中华猕猴桃栽培》一书已在全国发行2万余册。

     朱鸿云一系列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国家科委、农业部、林业部的高度重视。国家科委组建了中华猕猴桃科技开发公司,农业部成立了中华猕猴桃开发联合体,中国园艺协会成立了猕猴桃分会,他先后被选担任中华猕猴桃开发联合体第一副理事长、兼任科学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林学会经济林分会常务理事,广泛传播自己的科研技术,全力推动全国猕猴桃的科研和人工种植。应国家农业部和林业部邀请,他为18个省培训了近200名技术员,为全国300多个单位提供了优株种苗。他经常出席全国乃至国际猕猴桃学术交流会,足迹遍布全国和海内外。

      他离不开西峡县,他太爱猕猴桃了。他就像一棵猕猴桃树,把根深深扎在伏牛深山西峡县。他在西峡县大面积推广大田猕猴桃种植,帮助农民脱贫致富。在他的建议影响下,西峡县成立了猕猴桃生产办公室和猕猴桃开发公司,一方面积极发展猕猴桃产业,招商引资办加工企业;另一方面把大批猕猴桃及猕猴桃产品输送到国内外市场。不仅是国人吃到营养丰富的猕猴桃,而且是西峡猕猴桃名扬海内外。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河南省西峡猕猴桃研究所所长兼党支部书记朱鸿云 - 王熙龙 - 猕猴桃优良品种

                                             同中国猕猴桃分会理事长黄宏文交流猕猴桃技术

      朱鸿云是教授级高工,具有猕猴桃技术专长,先后4次被延长退休,直到2008年12月才正式退休。退下来的朱鸿云一刻也闲不下来,为猕猴桃产业倾注心血的热情一丝没减。

      他不顾自己已是古稀老人,在助手的帮助下,夜以继日的开始整理40余年来自己的技术笔记和科研成果、图片等,要为猕猴桃产业留下一笔财富。每个环节他都要仔细推敲、详细论证,力争做到精益求精。有些学术和技术上有争论的难题,他在学习参考同仁的经验和著作下,就亲自到武汉植物研究所进行请教,为了做到图文并茂,他在自己珍藏照片的基础上,到全县各猕猴桃基地拍照,还不顾年事已高几次乘火车到陕西省周至县拍照。历时年余,一部48万字的皇皇巨著《猕猴桃》编著完成,由中国林业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汇集了朱鸿云40余年的研究成果和丰富的实践经验,重点介绍了猕猴桃属50多种、国内外近100个品种资源及利用前景,具有很强的科学性、适用性和可操作性。《猕猴桃》专著面世,在我国猕猴桃产业和林业界引起巨大的轰动。业内专家称赞该书是一项重大科技成果,是当今权威著作,在理论和学术上有突破性进展,在有关猕猴桃繁殖、栽培、贮藏和加工技术先进实用,对我国猕猴桃科研、教学和产业发展,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和积极的推动作用,对促进综合开发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增加林农收益具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他因此也赢得了“中国猕猴桃之父”称号。

     晚年的朱鸿云淡泊名利、生活充实。他把家安在县城僻静一隅,从没想到搬到生活条件好的城市里居住,为的是离猕猴桃地近,离科研所近。他还打太极拳和练习书法陶冶情操,担任着县太极拳协会会长和老年书法家协会主席。

     今年77岁的朱鸿云看上去神采奕奕,他经常所说:“我只是个科研工作者,做出一点贡献而已,党和人民已给予了我很多,只要我活着,我就要发挥余热,服务于人民,服务于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